首页 > 言情 > 鬼服兵团

鬼服兵团 是非太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华夏里有个并不太人性化的设定,那就是副本boss掉的武器均是直接绑定的,也就是说谁捡到手,这武器就属于谁,再不能转让。所以如果一个队伍下本打出了好装备或者武器,队伍里却没有人对此有需求,那么该队通常会让一个人去摸着boss尸体,却并不选择拾取,仅仅是摸着以防止尸体消失,同一时间会在世界上发布诸如“xx本出了xx武器,想要的速度带价密”之类的出售信息。一旦成交,买家会被允许入队,然后跑进副本拾取装备。

当然这样的设定也给一些怀揣恶意的人可趁之机,比如明明爆出的好装备是属于队里某一职业的,可其他职业的却扔了色子,最后武器落入非匹配职业包裹,基本与废品无异。

现在的疯一样的子就遇见了这么个恶心事儿。

僵尸不能用匕首,这东西放在对方包裹里都会是不能用的灰黑色,尼玛你扔个屁色子!

[队伍]疯一样的子:不准备给我个解释?

[队伍]小小枯叶蝶:对不起手滑了一下>_<

整个本,这是小小枯叶蝶第一次讲话。

方筝告诫自己,你现在是代练,注意素质,千万不能给客户拉仇恨,奈何愤懑难平。

这要是个纯野队他也就算了,但问题不是啊,这是个组队升级的亲友团,而且分明都不是新手,也就是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这些人都有大号!这都能手滑,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退一步讲,如果这人真诚恳道个歉,他也不是不能原谅,一个三十级武器,再好也就那样,不至于不依不饶的。但问题就出在对方的话根本是伪道歉真卖萌!

[队伍]疯一样的子:你第一天出来下本啊!有这么手滑的吗!你怎么不手滑一下退队?!怎么不手滑一下拔电源?!怎么不手滑一下把boss给秒了!!

[队伍]魅影天后:杀,算了,别跟妹子计较。

这话说的就有技巧了。既点出小小枯叶蝶的性别,又暗含“大老爷们儿和女人一般见识就太难看了”的舆论枷锁。

但方筝是谁啊,卖得了萌,猥得了琐,而且猥琐起来不是人……

[队伍]疯一样的子:老娘还是女的呢!怎么,玩个男号就活该受欺负?!

……

微妙的寂静。

估计盘古开天辟地的一句“要有光”都没方筝这个来的掷地有声。

良久,队友们才纷纷缓过神——

[队伍]魅影天后:……

[队伍]刻骨:杀是女的?

[队伍]隔壁吴老二:我勒个去年度反转剧啊!带感!

[队伍]无为君:杀手,你是姑娘?

这个时候方筝是也是,不是也必须是,因为是姑娘,才有肉吃。

[队伍]疯一样的子:如假包换。

[队伍]无为君:怎么玩男号?

[队伍]疯一样的子:我人妖我骄傲我靠自己刷账号^_^

[队伍]魅影天后:……

[队伍]隔壁吴老二:扫把你要不想说话就别刷屏,占老子地方!

[队伍]隔壁吴老二:子,有老公吗?

[队伍]疯一样的子:……

[队伍]魅影天后:2b,这是男号。

[队伍]隔壁吴老二:有毛关系,老子就稀罕这种款!

[队伍]刻骨:2b,你跑题了。

[队伍]隔壁吴老二:哦对对。子,你不就想要匕首么,我们再陪你刷,刷出来为止!

方筝抿紧嘴唇,在有容乃大和锱铢必较间挣扎徘徊。

[队伍]小小枯叶蝶:可是我得下了,明天还要上课>_<

很好,他内心没矛盾了。

[队伍]隔壁吴老二:那你就睡觉,我们四个带她刷一样。

[队伍]小小枯叶蝶:可是这样的话你们明天的等级就会比我高了,还怎么一起下本t_t

你妹的这货绝逼拉仇恨来了!

方筝是gay,但不代表他讨厌女人,如果非要说讨厌,他只讨厌不懂事的。

什么叫不懂事?请参照小小枯叶蝶。

[队伍]无为君:杀,给你两千,华夏上收一个荆轲匕首吧,今天是我们的失误,抱歉。

两千华夏币,收个荆轲匕首刚刚好。

这货的队长真不是浪得虚名,你看这外交辞,人家说失误,不是过错。

[队伍]小小枯叶蝶:杀,这回可以了吧。

[队伍]无为君:枯叶。

方筝挑着眉毛等下文,但却没下文了。

祝福者估计在跟小僵尸私聊,甚至内容方筝都能揣摩一二,无非就是先批评再哄呗,这年头游戏里追妹子比现实好操作多了。

点根烟,方筝深吸一口,良久,慢慢呼出。

啧,够没意思的。

几口烟缓了疲乏,方筝开始重新敲打键盘准备接受对方的和解金,屏幕上的小杀手却忽然身形一闪,转瞬,显示器画面就变成了兵马俑副本入口……

[系统]你被小小枯叶蝶请出队伍。

方筝斯巴达了。

香烟从嘴里掉到腿上,已经好几个洞的裤子又添新坑。

尼玛他算见识到卑鄙无耻的最高境界了!!他居然被对方踢出了队伍!!那个装逼范巨浓的祝福者居然把队长给了僵尸然后任由僵尸把他踢出了队伍!!

玩游戏最郁闷的是什么,是你被人欺负了还不能直接冲过去几拳揍回来!

梁山好汉路见不平一声吼你以为只是伸张正义?去他妈的吧,伸张正义法子多了,吼完三拳把人打死图的就是个痛快!

疯一样的子站在兵马俑门口,天下雨了,游戏角色配合场景微微仰头,四十五度忧伤。

华夏快递员带着四千币翩然而至。

几乎同时到来的还有无为君的私聊——

[私聊]无为君:杀手,对不住,你别跟姑娘一般见识,游戏币算我们给你的补偿。

四千?呵。

用回城卷回到南京路,方筝找到npc把四千又快递了回去。

[私聊]疯一样的子:对不住,手滑一次是四千,两次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发完这句话,方筝把无为君拉入黑名单。

拉完觉得不解恨,又搜索到小小枯叶蝶,继续拉。

还有谁来着?方筝努力回忆,脑袋里却只有隔壁吴老二闪烁……这人,倒不那么膈应,要不要分他点仇恨值呢……方筝有些难以抉择。

思索间,华夏上刷出两排喇叭。

[喇叭]2b战斗机:老子从今天起退出纵横华夏,特此公告。

[喇叭]2b战斗机:老子从今天起退出纵横华夏,特此公告。战斗机?这不是在钱塘江跟人嘀咕纵横华夏对polly不厚道那位兄弟么,怎么几个小时功夫,直接退会了?

这厢方筝以标准的看热闹心态瞎琢磨,那厢华夏上却炸开了锅。

[华夏]托塔刘天王:哎哟我去!什么情况?纵横内讧了?

[华夏]最、倾城:2b你还真二,这么一闹等着被你们会追杀吧,哈哈哈!

[华夏]温柔一刀: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阴谋的味道。

[华夏]服部平次:女人争宠男人争权,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啊!

[华夏]雪骑士:轩辕稳稳当当的,争什么权啊。

[华夏]服部平次:你傻啊,副会长不一直空着嘛。

[华夏]雪骑士:那不是给鹦鹉留着的吗?

[华夏]服部平次:你是真傻,鹦鹉的极品号在老区都轮废了,他还能上赶着建个新号过这区来找第二轮?

[华夏]雪骑士:我知道啊,但纵横一直没选新的副会长,摆明那个位置要留给鹦鹉当阴宅嘛。

[华夏]服部平次:……

[华夏]服部平次:女人太重口味当心嫁不出去。

[华夏]2b战斗机:其实我本心上真没想打断二位,但你俩跑的太偏了……

正主一露头,华夏更热闹了。

[华夏]胡一菲12138:2b我喜欢你!到我们公会来吧!

[华夏]2b战斗机:行啊,你们公会妹子多不?

[华夏]胡一菲12138:全是妹纸!

[华夏]2b战斗机:我去这个可以有哈哈!公会叫啥?

[华夏]胡一菲12138:恋爱去死去死团!

[华夏]2b战斗机:……

[华夏]2b战斗机:妹子,你这是玩儿我呢么t_t

华夏上打趣一片,陆续有公会开始争取这个可爱的2b。

方筝对华夏之巅服务器了解不多,只隐约记得这人是纵横华夏的骨干,现在看来,知名度还是很可观的。

一派祥和里,置顶喇叭又不和谐的刷出了新信息。

[喇叭]哈利波拉特:2b你抽什么风?私聊怎么不回??2b……方筝摸摸下巴,总觉得这昵称好眼熟……

[华夏]2b战斗机:扫把你不用花钱刷喇叭嘛,在华夏上喊我也看得到~~~

[华夏]哈利波拉特:私聊。

[华夏]2b战斗机:不,就在华夏。

[华夏]哈利波拉特:你是嫌丢人不够多是不?

[华夏]2b战斗机:把纵横华夏集体拉黑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和你说>_<

——华夏游戏确实有这个功能,搜索某军团,然后集体拉黑=_=

哈利波拉特沉默很久,然后骂了句我操!

再然后,gm对他禁言五分钟。

其实方筝更好奇的是那俩个字他怎么打上去的,居然绕过了屏蔽。

[喇叭]我血荐轩辕:2b,退会我不拦着你,给个理由。

千呼万唤始出来,方筝感慨,所谓会长果然沉得住气。

[喇叭]2b战斗机:理由你不知道?

[喇叭]我血荐轩辕: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提,别让公会弟兄伤心。

[喇叭]2b战斗机:我也是公会弟兄,心都伤成蜂窝煤了。

[喇叭]2b战斗机:鹦鹉被五岳追杀你不管,我忍。

[喇叭]2b战斗机:你把鹦鹉踢出军团,我忍。

[喇叭]2b战斗机:你跟五岳联手轮鹦鹉,我还是忍了。

[喇叭]2b战斗机: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转是政府,鹦鹉的仇他自己会报不用我们瞎操心。

[喇叭]2b战斗机:可你tm连刷个兵马俑都要阴小号!

[喇叭]2b战斗机:玩个逼游戏玩这么不痛快我还跟你扯啥啊!

等等!

兵马俑?小号?扫把?2b?

方筝赶紧翻出系统列表,输入最短的角色名称——刻骨,系统显示该玩家离线状态,但所属公会清清楚楚——纵横华夏。方筝又搜索其余几个,无一例外都不在线,却也无一例外都是同样的公会。

合着他刚刚在跟纵横华夏的会长及其骨干下本?!

那小小枯叶蝶是谁?

会长媳妇儿?

[喇叭]我血荐轩辕:四千华夏币,我赔给她了。

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子啊。

但方筝是谁,怎能给对方蒙混过关的机会?

一毛钱一个喇叭,像谁刷不起似的!

[喇叭]疯一样的子:滚蛋,我早给你退回去了。

[喇叭]2b战斗机:啊,媳妇儿(*^__^*)

方筝黑线,忽然觉得任何语言在这个红脸蛋儿的表情面前都显得那么无力……

[喇叭]红旗飘啊飘:抱歉,弱弱插一楼,大家见谅。

[喇叭]红旗飘啊飘:老婆婆婆婆婆~~别光顾着打布达拉宫智慧神啦~~快抬头看八卦卦卦卦卦卦~~~

[华夏]狐狸儿:战斗机啥时候有老婆了?他不是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么?

[华夏]2b战斗机:不许在我媳妇儿面前造谣!

[华夏]狐狸儿:疯是新人吧?所以被你哄到手了?

[华夏]2b战斗机:不许造谣=_=

[华夏]狐狸儿:少来了,这服里只要是满级的女号,你哪个没追过?

[华夏]2b战斗机:别造谣了……t_t

这口气弱化的,简直层层推进。

方筝乐不可支,早先的阴霾早被战斗机轰的渣都不剩。

这么个宝贝绝对不能拉黑,简直是风油精般的存在!

[喇叭]我血荐轩辕:2b,兄弟一场,最后问一句,真的没转圜余地?

[喇叭]2b战斗机:有。

[喇叭]2b战斗机:枯叶蝶。

[喇叭]我血荐轩辕:什么意思?

[喇叭]2b战斗机:她走,我留。

奇葩同学这会儿又包老师附体了。

方筝一边乐一边拍大腿叫绝,啪啪的!

轩辕自然没同意这种近乎威胁的交换条件,显然他的“真君子”风度不允许他做出“欺负女人”这种行径,于是2b战斗机在华夏一片“这到底是几角关系啊”的纷繁猜测中潇洒退场,那之后甚至有人又刷了喇叭调侃似的问他性取向,说你究竟是惦记鹦鹉还是因为喜欢枯叶蝶故而因爱生恨啊,那家伙都没再出声。

对疯一样的子这个所谓“媳妇儿”,这人也并没真的来继续骚扰。

……

凌晨三点,方筝把疯一样的子挂好机,再次回到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该改名叫静花水月了,一片空旷,万籁俱静。

华夏频道上最后的信息还是个卖账号的广告,那个角色他认得,五十五级极品仙术师,也曾是镜花水月的风云人物。

半卖半送,那人的频道发言上说,有缘,咱们别处再见。

方筝略有点小无奈,得,又走一个。

[华夏]有奶就是娘:还有喘气的吗?

包场的感觉不太好,因为不管你怎么蹦跶都没有观众反馈。刚刚他还觉得华夏之巅那种恍若无数草泥马恣意奔腾的喧嚣惹人闹心,可现在频道一切换,才发现清净也是一种寂寞。

[华夏]有奶就是娘:我刚从华夏之巅回来!

[华夏]有奶就是娘:那边可热闹啦!

[华夏]有奶就是娘:纵横华夏内部分裂,骨干出走!

[华夏]有奶就是娘:骨干看不上会长的女人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骨干跟会长说她留我走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会长没理骨干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骨干就走了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其实骨干早就对会长不满了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其实我对那个会长也不满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尼玛纵容媳妇儿抢我匕首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老子一晚上见个黄武容易吗!

[华夏]有奶就是娘:尼玛还把我踢出队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换我我也看不下去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所以说名字绝对不和人品挂钩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2b战斗机比tm轩辕啥的霸气多了啊!

[华夏]polly:你说谁?

[华夏]有奶就是娘:所以不要因为我叫有奶就是娘就以为我有多猥琐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我也是有一颗征服星辰大海的英雄心啊!

[华夏]有奶就是娘:啊?小鸟你还没睡?

这人冒头悄无声息的,方筝差点儿就给刷屏刷过去了。

[华夏]polly:你刚才说纵横华夏骨干出走?谁走了?

[华夏]有奶就是娘:2b战斗机啊,退团了。

打完这句话,方筝才想起来这里面还有小鸟的事呢。

[华夏]有奶就是娘:这是你朋友?他好像对你的号被轮废了这事儿一直耿耿于怀。

[华夏]polly:你刚刚说轩辕纵容媳妇儿抢你匕首?

[华夏]有奶就是娘:对啊,一僵尸roll我匕首,有没有天理了!

[华夏]polly:奶妈用匕首?

[华夏]有奶就是娘:讨厌,人家在华夏之巅玩的是杀手啦~~

[华夏]polly:叫什么?

[华夏]有奶就是娘:?

[华夏]polly:roll你匕首的僵尸叫什么?

[华夏]有奶就是娘:小小枯叶蝶。

半晌,polly没再说话。

方筝已经无聊到在心里把枯叶蝶三个字往碑上刻八百遍了。

那厢还在沉默。

[华夏]有奶就是娘:小polly?睡了?

[华夏]polly:嗯。

那这是梦话么=_=

[华夏]有奶就是娘:我也要睡了,咱俩一起吧^_^

[华夏]polly:哥、屋、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