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鬼服兵团

鬼服兵团 罪孽深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最终被系统选中的是疯一样的子。可怜的娃刚变身,就收到polly一记暗袭,然后438的天狗宝宝一扑而上……生生把他啃死了。

彼时,奶妈2b血牛才刚刚穿上自己装备。

“我去,杀手你也死的太快了!你还有没有一点身为boss的尊严啊!”没逮着出手机会的战斗机十分郁闷。

屏幕里炼妖师摸着自己狗宝宝的头,耳机里438幽幽叹息:“真想让你换个沙漠套再来一次……”

已经被系统自动复活正坐地上回血的杀手眦目欲裂:“你们他妈别得了便宜还得瑟!”

polly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问陈员外拿来了鼓槌,见状道:“奶妈,给他刷口血。”

方筝回过神,连忙一个涓涓细流。

疯一样的子很快血条满格。

一行人整装完毕,迈出院子。

街道已然不复空旷,这会儿满是各种飘荡幽魂,几个人一路打着小怪,很快来到衙门口。三下鼓,威严大门应声而开。

陆判坐在正堂,两边是鬼神衙役,上方匾额四个大字——生死有命。

polly上前与陆判对话,方筝打着哈欠看大堂左右的四个小门——天道,人道,畜道,鬼道。每一个前来下本的小分队都会在陆判的评定下进入相应的门,虽然结果都是通往第一个小boss,但道和道之间的难度却大相径庭,天道无疑最轻松,不过进哪个道是根据全队罪恶值(角色在游戏中杀死其他玩家累计积分)来判定的,所以很难有那么清白的队伍能进入仙道,多数队伍都会进入人道或者畜道,极个别的图案图罪恶值太高也会进入鬼道……

方筝正琢磨着,就见系统弹出对话——

[系统]陆判:尔等冤孽深重罪不容诛,地狱无门!

尼玛这啥玩意儿啊!!!

“我去!这他妈啥玩意儿啊!!!”

耳机里忽然传出自己心声吓了方筝一跳,这游戏还带自动翻译内心独白的?还是女性配音???

容不得他多想,衙役已经从四面八方向小分队扑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血牛不吃草,只见狂刀客二话不说挥着大刀凌空一扫就是个群!然后战斗机也反应过来,一个群体耍贱把仇恨牢牢稳住,僵尸和杀手后续跟上,逐个击破!438放出宝宝的同时抬手还收服了个衙役=_=

“不是应该进门吗!!!”混战中传来杀手的隔空喊话。

“鬼知道什么bug!”方筝一边躲着避免被误伤一边给队友刷血。欲哭无泪:“跟你们下本就没正常过!!”

polly叹口气:“可能罪恶值太高了。”

“你们他妈的能不能关注重点!”战斗机爆了,“刚才喊话那姑娘呢!!!!!”

呃,经他一提醒,众人才反应过来,刚才好像……是有个姑娘爆粗口了=_=

可陆判人家对姑娘没兴趣,眼见自己衙役被杀得精光,二话不说真身参战!一个收服甩过去,系统显示无效,于是一切很明朗了,尼玛这是个隐藏boss!

大家伙来了精神,战斗机一边念叨姑娘姑娘就好像生怕自己忘了似的一边各种贱招往上甩的拉仇恨,疯一样的子真就跟疯子似的输出,炼妖师的宝宝毫不示弱,跟着polly你一下我一下合作无间,438就跟有奶就是娘站一起……惬意逍遥。

“我说,你不用离我这么近。”刷血压力不大,方筝还有心情观察队友。仍然紧邻奶妈依偎着:“我怕你喂不着我。”

“我刷血范围有二十……”话说一半,方筝反应过来,“你他妈根本没机会掉血好吧!”

正说着,陆判开始暴走,招来第二波牛鬼蛇神!

方筝只来得及听见438赞叹一句“我操这怪太美了”,就见身旁嗖地窜出去一条影子!

我错了你有机会掉血的你站我身边就有机会掉血的你别往里冲啊tat

方筝看着队友状态条,想哭。绝对是哪有怪往哪钻啊,一边释放收服技能一边哗哗掉血啊!尼玛这是法系这不是血战士啊!尼玛脆皮是奶妈最hold不住的啊!!

乱战中的t无暇分心,只知道自己好久没补到血了,于是委屈控诉:“干嘛给人家断奶……”

方筝手忙脚乱,恨不得冲进显示器把438给灭了,哪还有心思理战斗机,便十分敷衍地安抚:“先紧着炼妖师,你再顶会儿,小机机,我看好你哦~~”

哦的尾音还没散,血战士停手了,任由陆判的判官笔一下下戳到身上,恍若无感。

血战士一停手,奶妈……也呆滞了。终于在小怪的一记狼牙棒下扑街,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奶妈怎么不给我加血了?”

回答他的是2b战斗机——

“你刚刚……叫、我、什、么?”:“我叫的是奶妈……”

“小、机、机?”:“啊?”

“我去死三八你能不能别接茬!跟弹窗似的!”

无辜的弹窗君人都死了,脆弱的心灵还要遭到二次践踏t_t

“问你呢,奶妈,别给我装傻!”

该来的总要来,方筝深吸口气,豁出去了——

“其实……你确定你不要先去扛一下怪?”:“扛你妹!”

血牛:“扛你妹!!!”:“呃,怎么还带回音呢?还是个女人?”

血牛:“2b你他妈的再不过来我就把你削成2b!!!”

嗷呜~还是个母老虎>_<战斗机几乎是条件反射就听了话,转身一个嘲讽,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狂刀客身上的仇恨又拉了回来。

方筝回过神,连忙万树花开,只见狂刀客的血条连同其他战友一并满回八成。

不知是不是见到回天乏术,陆判终于倒下,尸体隐隐闪着希望的光。

这回摸怪的是polly,系统弹出了可以roll点的色子,还是两回!

[夺命判官笔]55级,近战黄武。

[地狱判官皮甲上衣]55级,橙色。

近战轻型武器队伍里只有僵尸和杀手适用,血战士和狂刀客都是重剑或者大刀,而疯一样的子拿的是极品橙武,自然看不上这黄色的。同样,皮甲也是这二位的系列,而有了沙漠套的杀手亦无需求,于是又给了polly。

围观群众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

“队长,陆判是你家亲戚么……”

首战告捷,收获颇丰,但眼下问题出来了,四个轮回道一个没开,他们该往哪里走?

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讲,问题不只这一个。战斗机:“咱们现在能继续了么?”

方筝装没听见,很正直地操作奶娘上前复活了438。

倒是正查看衙门大堂四周墙壁好像在找机关的polly不紧不慢接了句:“你想继续哪个话题。”

战斗机很坚定:“俩都要。”

polly拍板:“给你五分钟,速度。”闻言调转视角,屏幕上的血战士迎面对上了有奶就是娘:“奶妈,来吧。”

方筝咽咽口水:“别这样,我对你没感觉,勉强没幸福的……”

“你他妈给我去死!!”

“好我这就去。”

“死之前也得给我解释一下小机机!”

“呃,小小老鼠小小老鼠不偷米~~~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你以为唱首蓝皮鼠和大脸猫就能糊弄过去么……”

“我以为,这个可以有。”

“那我现在代表本人的智商告诉你,它很生气。”

“好吧我就是那个代练你能把我怎么的!”

“……”

“有能耐你来打我呀,来打我呀~~~~”

[队伍]血牛不吃草:无耻啊。

[队伍]百炼成妖438:底线啊。

[队伍]疯一样的子:猥琐啊。

[队伍]polly:带感。深吸口气,语带包容宽厚:“你们都听见了,这是他要求的,我也没办法。”

话音未落,一记迎风斩已经劈向有奶就是娘!

方筝没想到这货真敢在副本里动手,就算没boss,也不带这样的啊!

好在奶妈防御尚可,血量优良,一斩下去血只掉了五分之一。所以方筝接下这一斩后瞬间磕了个加速卷轴就跑开了八丈远,然后回手一记柳叶刀!

t不是白给的,方筝那一个挠痒痒的攻击过去对方的血量根本没变化=_=得意了:“赶紧投降吧,你个奶妈还想杀我,哈哈哈哈哈~~~~”

[队伍]血牛不吃草:无耻啊。

[队伍]百炼成妖438:底线啊。

[队伍]疯一样的子:猥琐啊。

[队伍]polly:嗯。

接下来的缠斗实在缺乏美感,所以不再赘述,反正谁也磨不死谁,谁也逮不着谁,最后俩人于气喘吁吁中宣布停战。

“杀手你别没事儿人似的,等会儿就找你!”一个没解决完,2b同学还得再拉上一个。

“和我有啥关系,”江洋莫名其妙,“我又不知道奶妈就是那个代练。”

“啊?”

“我在论坛上找的他,然后□□给号,我哪知道他在镜花水月还是个玩家。”

“真的?”

“怎么总把人往坏处想,骗你又没钱赚。”

[私聊]有奶就是娘:牛。

[私聊]疯一样的子:学着点。

[私聊]有奶就是娘:技能可以学,天赋只能膜拜。

[私聊]疯一样的子:乖。

[私聊]有奶就是娘:滚。反正我不欠你啊。

[私聊]疯一样的子:啧。

这……是表达一种是什么情绪=_=就是气方筝骗他,可这骗也着实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对着杀手叫老婆时丢了下人。要知道丢人这种事情在2b这里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实在构不成什么杀伤力,所以全捋清楚外带一顿你追我赶后,火倒是撒得差不多了,开始饱暖思淫丨欲——

“牛妹~~~~~”

血牛不吃草是不是妹妹方筝不确定,他只能肯定对方现在的心情一定都是“你妹”。

“我就知道yy里不说话要么是妹子要么没麦~~~~~”

神推理。

“你的声音真好听,再给我说两句呗,就两句好不好~~~~”

“滚。”

“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尼玛……

“我是来打游戏的,不是来搞对象的。”

“那我俩绝配啊,我不是来打游戏的,我就是来搞对象的!”

尼他玛……

[系统]话外音:人心极恶,地狱永存。

系统中突然跳出的字吓了方筝一跳,以为又要冒出什么boss,却见不知何处射入一道极亮的光,刹那湮灭半个屏幕,待光影消散,生死有命匾额下的判官桌椅已沉入地底,留下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仿佛诱惑着来者踏入。

冤孽道。

只在攻略中见过的酆都城终极轮回道,出现在了这支甚至算不上固定队的队伍面前。

方筝知道酆都城有这么个玩意儿,可从没遇见过,因为无论什么道都会通向一号boss钟馗,通道本身并无特殊奖励,自然没人会刻意选难的,于是相关通道的信息也就没怎么关注。

切换屏幕打开网页百度之,很快,冤孽道的触发条件映入方筝眼帘——全队半数以上成员罪恶值999+

他是跟杀手集团一起下的本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