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鬼服兵团

鬼服兵团 Polly其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polly是谁?全华夏大地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群众都会马上回答你——英语课本里那只鹦鹉。但对于镜花水月里的玩家,这个名字除了那只小鸟,还代表了一个传奇。

僵尸polly,曾经镜花水月乃至整个华北大区的pk之王。操作好,装备也好,据说刚开放四十级时曾以一己之力单挑少林寺十八铜人副本,然后爆出了全区第一把金钟棍,该棍最令人发指的是可以增加攻击范围12~17,对于近战攻击职业,这武器绝对属于外挂级别了。可后来这棍子却一直是纵横华夏军团长我血荐轩辕在用,至于是送对方的还是卖对方的,不得而知,直到游戏更新,满级变成了五十五,这一把四十级的橙武才慢慢销声匿迹。

说到纵横华夏,也是在polly加入之后才慢慢壮大起来的,一些新玩家不知道,以为纵横华夏上来就是豪华军团,可方筝清楚,尽管他只是个围观的,却也一步步见证了纵横华夏从小虾米到大军团的崛起。所以polly被提为纵横华夏副会长,没人有异议,尽管他口碑确实不咋地,抢怪,杀人,偷袭……总之各种让人咬牙切齿,偏各个技不如人打不过他,于是也只能咬牙切齿。但半年前他被踢出纵横华夏,真真让各路围观者碎了眼镜。

要说起因也不复杂,无非是polly同学又一次趁火打劫,在人家薇薇安马上要磨死怪的时候,背后一爪,boss和薇薇安同时倒下,且后者爆掉的装备比前者还好。如果薇薇安只是个小透明,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人家偏偏是五岳阁副会长的媳妇,五岳阁哪能善罢甘休,即便是做做样子,也还是派出了半个军团的人对polly进行围追堵截。华夏是允许杀人的,虽然杀多了会变红名,而且红名角色自己被杀则掉装备的概率是100%,但架不住人多,况且polly岂是那么好杀的,所以均摊下来这红名的机会倒也不高。不过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polly逃得了一次,打得过两次,总还是有寡不敌众的时候,于是死亡次数慢慢增加。按理说这时候纵横华夏该出面帮忙了,可偏偏没有,反而挂出声明,鉴于polly一贯的不良行径,纵横华夏决定将之逐出公会。

卸磨杀驴,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polly的,都只能想到这四个字。

但方筝想到的却是,借坡下驴。

自打游戏更新55满级版本,僵尸就成了鸡肋。论输出,比不过仙术师和炼妖师,论扛,抵不过血战士和狂刀客,论奶就不用说了,僵尸只有个给自己回血的小技能,无法用在其他职业上,而系统之所以设定这么个技能,是因为奶妈从来都奶不上僵尸,十次里有九次抵抗。你听说过队友间加血还有抵抗的吗?僵尸就是这么个奇葩。官方解释头头是道:僵尸体质特殊,故无法接受寻常治疗。慢慢的游戏里便很少见僵尸了,而polly对于纵横华夏自然也再无更多价值,加上此人一贯差评,实在拖累军团名声,于是借着这么个导火索,踢了,何乐而不为?

可惜polly不是个以德报怨的,你无情,就别怪我无意,被踢出军团后只要见了纵横华夏的就是一个字——杀。杀得了要杀,杀不了也杀,哪怕同时碰见五岳阁和纵横华夏,他也绝对先选择后者,没办法,后者仇恨值太高。鸡肋的职业配合犀利的操作,polly愣是让纵横华夏吃了不少苦头,尤其是那些所谓大神,元老,都一起并肩战斗过来的,谁不知道谁啊,被杀几次后就开始提心吊胆,除非下副本,否则出门都不敢穿好衣服,生怕被杀爆掉装备。

不怕僵尸杀,就怕僵尸惦记,时间一长纵横华夏受不了了,咋办?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镜花水月两大敌对公会居然联起了手,就为追杀一个单枪匹马的僵尸。

那一段血雨腥风方筝亲见的不多,只知道polly被轮的几乎掉了全部极品装备,等级也从五十五一路滑到三十七。新服开启,大公会纷纷转移,追杀才终于告一段论,可一个三十七的白号基本算是废了,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往上刷,但要清楚,轮一个号可能只需要几天,刷一个号尤其是一个极品号,却需要几个月甚至更久,前提还得是你有组织,如果单枪匹马下野队,路漫漫修远,你就上下求索吧。

回到天安门复活点,方筝正准备进地下通道重新传送回峨眉,哪知刚准备和传送师对话,脸上忽然一痒。

转过头,偷香者已经退开,原地得瑟地转了个圈:“咋样,哥们儿帅不?”

方筝很自然地蹭掉脸颊上的口水,中肯评价:“师奶们会疯的。”

徐迪黑线:“为啥不是姑娘。”

方筝也黑线:“好人家姑娘谁会去找牛郎。”

徐迪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地摇摇头:“目光太短浅,成不了大事啊。”

方筝不以为然:“你目光长,怎么着,准备再卖个五百年?”

徐迪扛不住了,脸皱得像朵菊花:“我去,你说话怎么比狗子还损!”

方筝连忙点头:“所以有时间就去跟狗子道个歉,看人平时对你多温柔。”

徐迪再找不出话来还击,如果在网游里,这就是小怪和大boss的等级差。

不过徐迪可以自我安慰,比如方筝之所以尖酸刻薄,是因为他想卖还未必有人肯买呢。当然方筝长得并不抱歉啦,只是这圆咕隆冬的身材……想挂牌,再减个二十斤吧。呃,或许三十?

不过方筝损归损,对朋友基本算得上真,徐迪想他和苟小年之所以都喜欢往方筝这里蹭,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平日里逢场作戏太多,能毫无顾忌袒露真我的地方,自然珍贵。

八点差五分,徐迪整装完毕,奔赴夜的战场,可惜全身心投入华夏大地的方筝根本没在意,等他第二次死在polly爪下,才后知后觉地看了眼时间,然后想,八点二十了,得催促徐迪赶紧上班,哪知一回头,背后只剩空空荡荡。

polly看着第三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游医,一贯没什么耐性的脾气濒临狂暴边缘。起初他以为这是五岳阁或者纵横天下的仇家,一次杀不成就来第二次,忠诚而执着,可两次交手他分明看得清清楚楚,对方没工会,就一散人。于是事情就蹊跷了?难道自己长得像小怪?或者对方根本就以为自己是个野图boss?可尼玛一群猴子当中出现个脑袋上顶着英文名的僵尸boss,这设定科学吗!

想归想,polly手上的操作可没停,既然对方乐意送死,他没有不成全的道理……

[当前]有奶就是娘:等等等等等!!

打字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方筝还是迟了一步,有奶就是娘便带着脑袋顶上的一堆等等被一爪子掏了个正着。

好在僵尸没有再动手,显然等着他的下文。

方筝连忙敲键盘,飞快抒发自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钦佩——

[当前]有奶就是娘:小鸟,你这pk真不是盖的,估计全服务器现在能把僵尸用这么牛的也就你一个!

小鸟……

电脑前的polly眯起眼睛。

为毛他有把对方挠成鹌鹑的冲动。

方筝把对方的沉默当成怀疑,连忙继续诉衷肠——

[当前]有奶就是娘:我不跟你说假话,别说镜花水月,就整个华北区都未必能找到第二个这么犀利的僵尸,尤其是在新版本升级后。

[当前]有奶就是娘:我以为你是真不行了才让纵横踢出来的,但现在看,不要你绝对是纵横的损失。

电脑前的polly把眯眼睛换成了挑眉毛。

电脑里的polly头顶终于冒出汉字——

[当前]polly:娘,讲重点吧。

方筝一口凉白开喷到显示器上,尼玛这人还真豁得出去!

[当前]有奶就是娘:别介,你这么亲热我受不起……

[当前]polly:奶?

[当前]有奶就是娘:还是娘吧!

[当前]polly:所以,重点。

[当前]有奶就是娘:要不要跟我去挑长白山水怪?

方筝以为自己问出这句后不管对方答不答应,绝逼会被鄙视先,毕竟自己死对方手底下两回,尸骨未寒呢,这就抱上大腿了。可出乎意料,polly非常善解人意——

[当前]polly:好处。

方筝就喜欢这样的,直来直去,猥琐也猥琐得痛快。

[当前]有奶就是娘:爆的东西都归你,我只要天池之心。

[当前]polly:天池泪?

老玩家的优势就在经验,你看他一说天池之心,对方就知道是做项链“天池泪”的。

[当前]有奶就是娘:嗯,运气好再闪那么一下,闪光的天池泪更漂亮。

[当前]polly:鬼服,做出来只能给自己看。

[当前]有奶就是娘:山不转水转,哪能永远鬼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下一章»